古怪猴子输惨了
總站
從“月光”到“年光” 收入沒支出“跑”得快?
作者:周蕊 來源:半月談網 日期:2017-02-14 瀏覽

收入動輒五位數,自我定位中高級白領,可歲末年初盤算賬單,似乎沒啥“余糧”,這是一些都市年輕人的真實寫照。從“月光”到“年光”,是收入“跑”得不夠快還是支出“跑”得太快?

“鄭漂”賬單看哭網友:

辛苦一年,錢都去哪兒了

河南鄭州一位男青年遺留在公交車上的年終賬單近日成為網絡輿情的熱點。在這個被遺忘的筆記本上,“鄭漂”青年記錄了2016年全年收支情況:月薪8000元,年收入為96000元,支出76600元。每筆花銷都清清楚楚:有房租、有給家人的生活費和禮物錢、有向女朋友家送禮的支出、父母看病的支出,還有給朋友結婚的禮金,有的月份盈余不少,有的月份入不敷出。

筆記本被曬到網上后,一些網友羨慕青年收入不菲;更多網友則為這位男青年積極向上的正能量所感動,直言“看哭了”;部分網友為這位青年的“余糧”不寬裕的經濟狀況而心生感慨,稱“看得心酸”。

“鄭漂”青年的賬單在網上掀起一股歲末年初曬賬單的熱潮。“滬漂”青年“嗨蜇皮”曬出賬單說,自己的稅后收入18萬元,房貸5萬元,養車3萬元,物業費水電煤1萬元,人情來往1.8萬元,給父母1.2萬元,自己的吃喝玩樂6萬元,最后剩下1.5萬元。

總結2016年,“鄭漂”青年如此寫道:“手里空空如也,辛辛苦苦一年過去了,賬單也出來了,卻不知道錢都去哪了?”

掙得太少,還是花得太快?

——收入:不低,但也許“跑”得“不夠快”

2017年1月20日,國家統計局發布了2016年國民經濟運行情況。數據顯示,去年GDP增長6.7%,全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長6.3%。這是近4年來,收入增速首次低于GDP增速。

過去一年,全體居民收入可以分為五個“級別”,低收入組人均可支配收入5529元,高收入組的平均值接近6萬元。統計顯示,10年前城鎮居民年人均可支配收入為13786元,2016年達到33616元,金額漲了2萬多元,但同比漲幅從10年前的12.2%,降到去年的5.6%。

值得注意的是,多數行業的收入增長趨勢明顯,但也有一些行業的收入出現負增長,行業收入出現分化。去年,國家統計局公布2015年平均工資數據,被調查單位就業人員年平均工資為53615元,同比名義增長7.3%。在非私營單位中,年平均工資最高的行業是金融業,達114777元,首次突破11萬元;采礦業平均工資則多年來首次出現負增長。

國家統計局人口和就業統計司司長馮乃林解讀稱,在經濟下行的情況下,就業人員收入增長勢頭不改,主要受工資政策和宏觀經濟總體穩定兩個因素的影響。2015年,機關事業單位工資政策調整,平均工資水平增幅明顯高于往年。2015年,有27個省(區、市)上調最低工資標準,平均增幅14.9%。

——支出:家庭教育日漸“吃重”,人情往來“傷不起”

半月談記者查閱了多份網友曬出的賬單發現,單身青年的支出隨意性較高,很多人也沒有每月強制儲蓄或者為不同的單項消費列出最高限額預算的習慣,容易造成沖動消費。

職場新人劉欣然說,自己還覺得挺會理財的,可是到了“雙十一”一下子在電商網站上就花了五位數,“被打回了原形”:買回來的高跟鞋“戰靴”平時根本沒機會穿;美美的連衣裙太薄,利用率也有點低;唇膏真到手了才發現其實特別挑搭配和膚色,根本就不適合自己……

在外企工作的梁娜是一名小學生的媽媽,她和丈夫的年收入在60萬元左右,可房貸加上水電煤網物業維修要近20萬元,養車5萬元,用在寶寶身上各類支出10多萬元,比其他所有人的生活費支出加起來還高。教育是全家支出的“重中之重”,除了家庭年收入中固定10萬元用于孩子未來留學的資金外,梁娜家用于教育的流水支出也不少:外教教授的英語培訓班每周300元,一年1萬多元;數學課每學期1200元,加上暑假一共要近4000元;鋼琴課每周一節300元,一周去一次,考級前還得額外再請一段時間的鋼琴陪練,一年要接近兩萬元;去年暑期游學去英國名校感受一下,十幾天要3萬元。

值得注意的是,不少居民往往因遇上生活上的重大事件錢包“失血”,這其中,人情往來“殺傷力”尤其大。

過年也是一大傳統“失血”季節。“年還沒過已經花出去小1萬元,一回家聚餐、K歌、加上給小輩的紅包錢,領的年終獎都不夠過春節一次‘失血’的。”在上海工作的白領韓雪說。

“每逢佳節被相親”的“滬漂”青年劉剛說,去年春節,他最多的一天被排了三場相親,從中飯、下午茶到晚飯,一直和不同的姑娘重復同樣的對話。“相親斗智斗勇就夠辛苦的了,開支也實在不小,一天三場如果算上油錢、停車費,近1000元是有的。”

“新消費”時代,要給獲得感“保鮮”

采訪中,不少專家認為,提升居民獲得感,首先應該進一步增加居民收入,做大居民收入“蛋糕”;在“開源”的同時,還應確立相匹配的消費觀念。

近日,國務院印發《關于激發重點群體活力帶動城鄉居民增收的實施意見》,提出“瞄準技能人才、新型職業農民、科技人員等增收潛力大、帶動能力強的七大群體,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在發展中調整收入分配結構,推出差別化收入分配激勵政策”。

黨的十八屆五中全會提出,在提高發展平衡性、包容性、可持續性的基礎上,到2020年國內生產總值和城鄉居民人均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

上海市商業經濟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員齊曉齋說,隨著“新消費”時代的來臨,居民消費升級的趨勢非常明顯,居民更環保、更有機、更健康、更高端、更具有個性化的消費需求,在給居民帶來較高附加值和體驗感的同時,在一定程度上也意味著消費支出的提高。“比如,家庭旅游就從以前的近郊旅游、國內游擴展到海外游乃至海外深度游,很多不曾有的消費需求現在也已經能夠被滿足,因而盡管近年來CPI保持在一個穩定區間,居民的消費支出也伴隨著消費升級而有一定的增加趨勢,這也是可以理解的。”

“部分居民的獲得感似乎不強。”上海大學社會學教授顧駿說,首先要區分導致這種感受的社會因素和個人因素。誠然,隨著房價的上漲,房租、房貸等“剛性支出”會有一定的增加,但大額禮金紅包的舊風俗等,卻是居民個人可以做出選擇、可以改變的。“消費和儲蓄本身是一個相對的矛盾,低消費、高儲蓄的傳統理財方式結余多多的同時,生活水平可能就未必盡如人意;想要多消費、低儲蓄的‘任性’生活方式,‘月光’青年在享受的同時,年底就必然‘錢包空空’。”(半月談記者 周蕊)

古怪猴子输惨了 云南时时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 欢乐二人斗地主新版 时时彩包胆什么意思 重庆时时龙虎计划 老版本鱼丸游戏 老时时彩历史开奖号码 极速快三稳赚投注法 1977通比牛牛的规律 重庆时时开奖官方同步 盈圣娱乐 上海时时开奖结果 汇聚国际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