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怪猴子输惨了
總站
指責女性“隱孕”?短視且不公!
日期:2017-09-13 瀏覽

指責女性“隱孕”?短視且不公!

中國婦女報·中國女網評論員 莫蘭

  既不違法,也無關誠信,“隱孕”為何引來爭議?根源在于它擊中了某些人的“痛點”:一上班就生孩子,沒有給公司創造勞動價值,卻有工資和社保。

  近日,有媒體報道,寧波一家互聯網公司的女員工入職三天就宣布懷孕,休完產假之后隨即提出辭職。在該名女員工懷孕期間照常給她發工資、交社保的公司表示“很受傷”。事情一經報道就在網上引發熱議。在眾多聲音中,譴責該名女員工“惡意隱孕”“不道德”“不遵守契約精神”的不在少數,甚至認為其行為將導致“女性求職環境的整體惡化”。

  “隱孕”事件本身及其所激起的千層浪,令人深思。在整篇報道中,我們只看到了企業負責人一方的說法,當事女性始終“失語”,她為何選擇“隱孕”?有何苦衷?孕期身體狀態如何?辭職原因及去向均語焉不詳。而且,“幾乎沒正常工作”是什么概念?“經常請假”是怎么樣一個頻率?報道均沒有提到。輿論的指責多于同情,當事女性的聲音被無視,聘用懷孕女性的企業吐槽“有苦難言”,如同一面鏡子,從一個側面折射出女性就業所遭遇的種種尷尬。

  事實上,指責女性“惡意隱孕”有失公允,因為,這既不違法,也不涉及所謂誠信問題。

  我國勞動法規定,在錄用職工時,除國家規定的不適合婦女的工種或者崗位外,不得以性別為由拒絕錄用婦女或者提高對婦女的錄用標準。由此可見,女性是否懷孕,有權利不向單位陳述,也不應影響其被錄用。勞動合同法和婦女權益保障法等法律法規都明確規定,女職工在孕期、產期、哺乳期內,用人單位不得解除勞動合同。《女職工勞動保護特別規定》第五條還進一步明確,用人單位不得因此降低其工資。

  而前不久寧波市北侖區勞動仲裁委受理的一起“隱孕”案件的仲裁結果也證明了“隱孕”并不違法。該案中,李女士在入職后方告知主管自己懷孕一事,公司遂在試用期滿前通知其解除勞動合同。北侖區勞動仲裁委審理后認為,公司辭退李某違反法律規定,支持李某要求繼續履行勞動合同的請求。

  既不違法,也無關誠信,“隱孕”為何引來爭議?根源在于它擊中了某些人的“痛點”:一上班就生孩子,沒有給公司創造勞動價值,卻有工資和社保。這種看法是短視而不公的。女性承擔著生育和繁衍重任,不僅需要承受由此帶來的種種不便甚至生命危險,還需要付出大量的體力、精力以哺育和養育后代,其對人類社會的重要貢獻不容忽視。也正因此,法律才特別對女性孕期、產期、哺乳期的權利給予了保障。僅以勞動價值來評判女性的價值,是狹隘的。

  女性的生育行為并非個體行為,而事關人類血脈延續,故而,生育成本不該由女性自身及其家庭來承擔,而應屬于企業責任、社會責任以及政府責任。然而,企業追求的是利益最大化,如果生育負擔過重,導致其不愿意聘用女性,就需要社會及政府進行保障兜底。有學者指出,在很多國家,生育保險由國家、企業和個人三方共同承擔,而我國是由用人單位繳納。紓解這一難題,可以用優惠政策鼓勵企業雇傭女性,包括提供補貼或減免企業所得稅等,雇用女職工的比例越高,補貼或減稅的幅度越大。只有切實為企業減負,企業才會更愿意雇傭女性,“隱孕”現象才會消失。

古怪猴子输惨了 重庆时时彩2期4码计划 金博 广东时时预测软件 元游棋牌手机斗地主 飞禽走兽玩法 广东时时11选五开奖结果查询今天 球探比分网 宝马线上娱乐在线登录 我爱玩棋牌 如意彩票官方网站app 彩票01有没有问题 棒球比分